<p id="igf0b"><label id="igf0b"><xmp id="igf0b"></xmp></label></p>

    <pre id="igf0b"></pre>

    <track id="igf0b"><strike id="igf0b"><ol id="igf0b"></ol></strike></track>
    <p id="igf0b"></p>

    首頁 > 醫藥市場 > 藥品價格

    湖南?。?24個藥品不調價,被暫停采購!

    2022-02-10 09:36 點擊:

    2月8日,湖南省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發布了《關于部分藥品價格糾偏及限價掛網企業申報結果的公示》。結果顯示,在這份囊括胞磷膽堿、倍他司汀、川芎嗪、法莫替丁等10個通用名下同醫保劑型、需進行價格糾偏及限價掛網的341個品規藥品名單中,僅有17個品規接受湖南的價格調整要求,并提交了新的擬掛網價;而其余的324個品規藥品,則因未按時申報或申報的價格高于限價但不確認限價掛網的,被暫停掛網資格,或將無緣該省院內市場。

    值得的注意是,在17個品規藥品提交的新擬掛網價中,成都天臺山制藥和上海旭東海普藥業兩家藥企的雷尼替丁,以及廣東南國藥業的川芎嗪這3個藥品均產生了新的最低價。其中,相較于官方給出的限價,成都天臺山制藥的注射用鹽酸雷尼替丁降幅最高,達到11.5%。

    146家藥企“榜上有名”

    1月18日,湖南省醫療保障局發布《關于對部分藥品進行價格糾偏及限價掛網的通知》,決定對同一掛網目錄內掛網價格差異較大(特別是不同時期掛網價格差異大)、價質明顯不相符、相互投訴較多、被實名舉報價格虛高的法莫替丁等10個藥品進行價格糾偏及限價掛網。在業內看來,盡管糾偏目錄涉及的品種數量并不多,但均具有市場代表性,例如吡拉西坦、川芎嗪注射劑均是腦血管病治療領域超10億的臨床大品種。

    在湖南設置的價格糾偏限價規則中,最惹人矚目的莫過于“1.8倍機制”的引入。無論是在湖南醫藥集中采購平臺已掛網藥品還是未聯動掛網的其他企業藥品,“同通用名同醫保劑型最低單位可比價的1.8倍”都成為這10個品種進行價格調整的“準繩”,同時還需要與外省省級平臺最低掛網價、實際最低交易價聯動比較,取其中最低值掛網。此外,湖南還明確,當同通用名同醫保劑型同規格最低掛網價格1.8倍限價內掛網藥品達到兩個及以上的,超過1.8倍限價掛網藥品需主動將掛網價格下調至不超過1.8倍限價,否則暫停其掛網資格。

    在上述要求下,業界對相關企業能否接受湖南提出的價格調整舉措保持密切關注。從此次發布的申報結果來看,超過九成的藥品因未按時申報或申報的價格高于限價但不確認限價掛網,被湖南暫停掛網資格,絕大多數藥企選擇“放棄”策略。經過《醫藥經濟報》記者梳理,暫時失去掛網資質的324個品規藥品涉及到了山東華魯制藥、北京四環科寶制藥、廣東星昊藥業、哈爾濱三聯藥業等146家藥企,其中有個別藥企甚至涉及多達10余個品規藥品,放棄湖南市場堅守全國底價的舉措是否正確,仍需時間檢驗。

    不過由于目前正處于公示期,企業對于申報結果是否留有異議仍有待后續揭曉。在業界看來,開展藥品價格糾偏及限價掛網,是解決藥品價格虛高、整治醫藥市場秩序的有效手段。湖南也表示,在取得一定經驗后將實行常態化管理,這是否也意味著價格糾偏目錄今后有望進一步擴大,值得業界繼續保持關注。

    1.8倍掛網機制擴圍

    事實上,脫胎于國家集采的“1.8倍價差機制”與上海等地提出的“紅黃綠/藍”三線價格管理體系是屬于同一邏輯下的另一套規則,湖南也并非首個使用的省份,此前已經出現在部分省份發布的掛網新規中,河北、山西、安徽和廣西等地在除了國家及省集中帶量采購和國家醫保談判藥品以外的其他藥品掛網中均有所應用。

    2020年11月,河北省醫用藥品器械集中采購中心在下發的《化學藥品掛網實施方案》中率先提出,同通用名同劑型同質量層次的化學藥品,申請掛網企業2家及以上的,差比計算后,申報價格在1.8倍(如:差比計算后,某藥品最低價為1元/片、支、粒,則最高價為1.8元/片、支、粒,價格在1元到1.8元之間的藥品均可掛網)以內的,經公示無異議后直接掛網;超過1.8倍的藥品取消掛網。

    2021年8月,山西省藥械集中競價采購網發布《關于開展規范平臺化學藥品掛網采購工作的通知》,要求同通用名同劑型的原研藥品、參比制劑以全國省級最低價掛網,且最高價原則上不應高于最低價的1.8倍;而同通用名同劑型過評藥品以全國省級最低價掛網,且最高價原則上不應高于最低價的1.8倍;同通用名同劑型未過評藥品以低于同通用名同劑型原研藥品、參比制劑、通過一致性評價藥品在山西最低掛網價格,且不高于全國省級最低價掛網,同時最高價原則上不應高于最低價的1.8倍。

    2021年9月,安徽省醫療保障局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藥品掛網采購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見稿)》,要求同品規的化學藥品,申請掛網企業2家及以上的,差比計算后,最大差價一般不得超過1.8倍。同品規的中成藥和生物制劑,申請掛網企業2家及以上的,差比計算后,最大差價一般不得超過3倍。

    2021年12月,廣西壯族自治區醫療保障局發布《關于規范藥品掛網采購工作的通知》。與其他省份不同的是,廣西將“1.8倍價差”擴大為“3倍”。例如廣西要求,同通用名同劑型的原研藥品、參比制劑、過評藥品以不高于該企業全國省級最低掛網價,且承諾不高于該藥品全國省級最低掛網價的3倍價格掛網。

    有業內專家指出,國家集采極大地降低藥價,擠出價格水分,但目前落地的國采品種仍然有限,降價的規模效應還未充分顯現。而多省出臺掛網細則,紛紛引入“1.8倍機制”,可以說是開辟出帶量采購外的另一條降價戰線,科學合理規范掛網采購工作有望從源頭解決同質量層次藥品價差較大問題。而對企業來說,新的掛網細則將在很大程度上考驗其決策能力和價格跟蹤能力,盡管降價不可避免,但時刻保持對競品價格的關注,或能為其在市場帶來一線生機。

    在國辦印發的《“十四五”全民醫療保障規劃》中,掛網規則被視為與成本調查、函詢約談、信用評價、信息披露、價格指數等同等重要的遏制藥品和醫用耗材價格虛高的管理工具。不論是河北提出的同一質量層次,還是湖南“試水”的部分產品,未來“1.8倍掛網限價”會否成為標配、是否會有更多省份跟進,還需保持關注。

    Tags: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Chinamsr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20 Chinamsr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午夜理论电影在线观看

    <p id="igf0b"><label id="igf0b"><xmp id="igf0b"></xmp></label></p>

    <pre id="igf0b"></pre>

    <track id="igf0b"><strike id="igf0b"><ol id="igf0b"></ol></strike></track>
    <p id="igf0b"></p>